白毛寮複合式餐廳
臺東池上鄉白毛寮部落族人,近來開始特別集合10位青少年組成Pakarongay,一年一度為迎接豐年祭而聚集在會所展現傳統歌舞;部落位在池上鄉的振興村,事實上居民成員分別來自不同區域,有的來自屏東旭海的恆春阿美,有的是從光復鄉跟瑞穗鄉遷移過來。他們正希望逐步重振部落年齡階層傳統制度,像組成一個家一般,為改寫部落文化傳承而努力。

白毛寮部落志工團以「家」的概念,為部落打造一個共同的空間基礎。為了啟動家的能量,大家分工合作,以正向的能量為共識,互相協助,慢慢的形塑出未來白毛寮的智慧結晶,讓未來白毛寮部落志工團的產出,都有具體識別的印象。在這個家的空間裡,年輕人的功課、學習、創意,都有陪伴與資源,創作的伴手禮與經營的遊程與餐廳,透過年輕人的行銷,增加的收入用作部落田調與興建披薩窯,這個「家」就因此有更長久更永續的傳承。
 
原本是文化藝術工作者的楊安潔與其先生林泳輝,一向熱心部落大小事,多年來熱血參與社區營造,更因而發現越是回到部落傳統,越有許多必須學習的地方,在部落做事、想要實現理想,白毛寮部落志工團也遇到很多的挑釁與中傷。對於「山海部落新美學」的理念,與她的想法不謀而合:「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?」便決心與部落美學共同努力,一點一滴聚合部落的人力與空間的資源,接手閒置的空間規劃為志工團發展的基地,夫妻兩人也動員自身藝術工坊的心力投入改造,以兼具文創展示中心的複合式風味餐廳,堅持採用無毒、脫離慣行農法耕作的蔬果,希望從此讓部落的孩子都有機會留在部落經營。
 
夢想說明
青年階級組成一個家 動員為部落文化努力

生計改變 傳統消失 恢復亟待有心人
他們夫妻傾全力支援改造閒置的空間,強化梁柱結構、增設鐵皮屋頂;內部材料也很有故事,包括:以竹子、木材、檳榔樹幹、茅草為基礎,以阿美族傳統工法為主。振興部落部落主席林宗玉説,不論從光復鄉來或從牡丹旭海而來的阿美族人,到振興聚落都有將近70年左右的時間;以前都靠山,現在都靠水田維持自己的生活。世代以來,雖然已經習慣遷徙後在部落的生活,卻從沒有好好規劃部落文化的傳承責任,長期以來屬於白毛寮的部落傳統與阿美族文化,受到嚴重的漠視與疏忽。「重振部落年齡階層傳統制度」,是他們急起直追其他部落,努力復振文化的一種態度,也將成為未來白毛寮部落與眾不同的特色文化之一。
 
年齡階層 分工負責 人人都是最佳成員
所謂年齡階層,例如:「Pakarongay」(指:青年階級),有責任要維護村莊,身為Pakarongay就要勇敢的站出來,細分傳統更有生火階級、取水階級,他們在志工團就會各層分工負責,實施現代的年齡階層制度,在像「家」一般的空間,是最好也最重要的基礎,各階層的人也可以在這個空間開會,甚至對於族人耆老,也可作為對談紀錄、影音建置的最佳場所,達成「家」的發電機制,部落就能整個「動」起來。這個空間由志工團輪班經營管理,是部落共同使用及維護的場域,也是部落提升經濟及凝聚力之所在地。希望白毛寮帶頭恢復遵循傳統,部落志工團的理想也能從此傳承到世世代代,讓白毛寮的部落文化恢復傳統的生機,再造未來的阿美族世代。
白毛寮複合式餐廳
臺東池上鄉白毛寮部落族人,近來開始特別集合10位青少年組成Pakarongay,一年一度為迎接豐年祭而聚集在會所展現傳統歌舞;部落位在池上鄉的振興村,事實上居民成員分別來自不同區域,有的來自屏東旭海的恆春阿美,有的是從光復鄉跟瑞穗鄉遷移過來。他們正希望逐步重振部落年齡階層傳統制度,像組成一個家一般,為改寫部落文化傳承而努力。

白毛寮部落志工團以「家」的概念,為部落打造一個共同的空間基礎。為了啟動家的能量,大家分工合作,以正向的能量為共識,互相協助,慢慢的形塑出未來白毛寮的智慧結晶,讓未來白毛寮部落志工團的產出,都有具體識別的印象。在這個家的空間裡,年輕人的功課、學習、創意,都有陪伴與資源,創作的伴手禮與經營的遊程與餐廳,透過年輕人的行銷,增加的收入用作部落田調與興建披薩窯,這個「家」就因此有更長久更永續的傳承。
 
原本是文化藝術工作者的楊安潔與其先生林泳輝,一向熱心部落大小事,多年來熱血參與社區營造,更因而發現越是回到部落傳統,越有許多必須學習的地方,在部落做事、想要實現理想,白毛寮部落志工團也遇到很多的挑釁與中傷。對於「山海部落新美學」的理念,與她的想法不謀而合:「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?」便決心與部落美學共同努力,一點一滴聚合部落的人力與空間的資源,接手閒置的空間規劃為志工團發展的基地,夫妻兩人也動員自身藝術工坊的心力投入改造,以兼具文創展示中心的複合式風味餐廳,堅持採用無毒、脫離慣行農法耕作的蔬果,希望從此讓部落的孩子都有機會留在部落經營。
 
夢想說明
青年階級組成一個家 動員為部落文化努力

生計改變 傳統消失 恢復亟待有心人
他們夫妻傾全力支援改造閒置的空間,強化梁柱結構、增設鐵皮屋頂;內部材料也很有故事,包括:以竹子、木材、檳榔樹幹、茅草為基礎,以阿美族傳統工法為主。振興部落部落主席林宗玉説,不論從光復鄉來或從牡丹旭海而來的阿美族人,到振興聚落都有將近70年左右的時間;以前都靠山,現在都靠水田維持自己的生活。世代以來,雖然已經習慣遷徙後在部落的生活,卻從沒有好好規劃部落文化的傳承責任,長期以來屬於白毛寮的部落傳統與阿美族文化,受到嚴重的漠視與疏忽。「重振部落年齡階層傳統制度」,是他們急起直追其他部落,努力復振文化的一種態度,也將成為未來白毛寮部落與眾不同的特色文化之一。
 
年齡階層 分工負責 人人都是最佳成員
所謂年齡階層,例如:「Pakarongay」(指:青年階級),有責任要維護村莊,身為Pakarongay就要勇敢的站出來,細分傳統更有生火階級、取水階級,他們在志工團就會各層分工負責,實施現代的年齡階層制度,在像「家」一般的空間,是最好也最重要的基礎,各階層的人也可以在這個空間開會,甚至對於族人耆老,也可作為對談紀錄、影音建置的最佳場所,達成「家」的發電機制,部落就能整個「動」起來。這個空間由志工團輪班經營管理,是部落共同使用及維護的場域,也是部落提升經濟及凝聚力之所在地。希望白毛寮帶頭恢復遵循傳統,部落志工團的理想也能從此傳承到世世代代,讓白毛寮的部落文化恢復傳統的生機,再造未來的阿美族世代。
    台東再造山海部落新美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