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福部落Parupu
Parupu新福部落位於臺東縣關山鎮新福里9-14鄰的位置,聚落內部除了由阿美族人所組成之外,還有相當高比例的客家族群共居,部落戶數約近於六十戶左右。
部落出現的歷史並不長,約是在民國五十年開始,由牧魯棧、拉加善、富源、屋雅立、德武、富里、電光等地陸續遷來,又以瑞穗鄉Pailasan富源地區族人居多。根據耆老表示,當時Pailasan遭遇嚴重的乾旱問題,族人面臨生活上的困境,紛紛出走部落尋找適合的農地,而Parupu就成為了重要的遷徙耕作之處。
夢想說明
Parupu文化上與周邊部落有所不同,北側的德高部落與東側的電光部落,皆是存在百年以上的阿美族部落,但Parupu部落族人在遷徙過程中逐漸模糊的文化記憶,使得文化復振路上困難重重。直到2016年,在部落族人共同的努力下,終於將年齡階級重新組織起來,從耆老身上接手了祭典工作的進行,並恢復了青年領唱之能力。文化復振路迢迢,但Parupu青年仍然持續努力著,期許有一天,文化不再面臨斷層,而是刻印在生活的樣貌中。
 
2019年09月15日 移動中的Pailasan:阿美族男性頭飾再造
新福部落Parupu
Parupu新福部落位於臺東縣關山鎮新福里9-14鄰的位置,聚落內部除了由阿美族人所組成之外,還有相當高比例的客家族群共居,部落戶數約近於六十戶左右。
部落出現的歷史並不長,約是在民國五十年開始,由牧魯棧、拉加善、富源、屋雅立、德武、富里、電光等地陸續遷來,又以瑞穗鄉Pailasan富源地區族人居多。根據耆老表示,當時Pailasan遭遇嚴重的乾旱問題,族人面臨生活上的困境,紛紛出走部落尋找適合的農地,而Parupu就成為了重要的遷徙耕作之處。
夢想說明
Parupu文化上與周邊部落有所不同,北側的德高部落與東側的電光部落,皆是存在百年以上的阿美族部落,但Parupu部落族人在遷徙過程中逐漸模糊的文化記憶,使得文化復振路上困難重重。直到2016年,在部落族人共同的努力下,終於將年齡階級重新組織起來,從耆老身上接手了祭典工作的進行,並恢復了青年領唱之能力。文化復振路迢迢,但Parupu青年仍然持續努力著,期許有一天,文化不再面臨斷層,而是刻印在生活的樣貌中。
 
移動中的Pailasan:阿美族男性頭飾再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