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napayan青年工作站
位於金峰鄉正興村的sinapayan青年工作站,一開始發想的概念,是因為村莊裡缺乏一個共同的青年聚會空間,身為介達部落vusam的高國曦發現部落年祭時,部落青年都只能在頭目家前空地集合。她與sinapayan的青年們,希望為部落更多的年輕人打造一個聚會的空間;一個可以象徵排灣部落青年會所(cakal)意義的重要空間。因為:「我們想要空間聚在一起」,決定由她代表提案,把握計畫資源的機會,讓未完的夢得以繼續下去⋯⋯
夢想說明
當她提出想要蓋青年聚會空間時,部落的長輩起先並不支持;主要的原因,是選定的據點位置不如傳統部落的會所位置,男子會所應位於部落內部,若在部落外緣反而像是部落的休息站。他們於是開始重新思考這個會所的定位。作為一個部落「現代的會所」,在部落的外圍反而可以試著創造一種「部落客廳」的氛圍,將是部落青年男女聚會的場地,突破男子會所的性別禁忌,也能發展在地部落的深度文化體驗、旅遊功能,而開始往青年工作站的方向邁進。
 
這樣的空間,是部落的重要入口;把部落當作一個家的空間來說,這個工作站就是「玄關」,甚至是「接待、吿知祖靈」、「去除不潔的重要通道口」,對外同時是部落導覽的起點,讓初到此地的外地人,能對部落有初步的認識。當初只有蓋到鋼骨結構,不論部落內外的人經過這裡,總是充滿好奇,完全無法想像這是在蓋什麼;透過山海部落新美學計畫的銜接,今年完成了涼台與涼棚的設計、竹的外牆,未來透過人與空間的互動,持續打造更完善的空間功能活動區域。
 
設計美學的指引 空間定位的思考
部落文化很重視傳統倫理,他們為了興建部落的現代會所,做了很多溝通方面的努力。山海部落新美學計畫與設計師,像朋友一樣陪伴他們學到很多觀念,幫助他們為空間重新定位,空地上蓋到一半的建物,也順利轉型為更具體的青年工作站空間。對部落內部而言,這裡是青年文化學習的地方;部落外界則可視之為接待驛站;對整個部落來說,這裡更是文化教育傳承的空間,成為部落族人心裡面認同的cacaval。所謂的cacaval,在排灣族傳統意義上,是進入部落前休憩的地方,不論是精神上的或是身體上的準備,讓人以一種更完整的身心狀態回到部落,或是去到別人的部落。
 
支持與分享 築夢與溝通
青年工作站有taqetaq(涼台)空間,那是以往家屋前常見的建物,四邊沒有圍牆,並一定有張竹床,開放性的形式是一種邀約與交流的姿態,像是傳統部落社會裡面人們互相支持跟分享的概念;兼具cakal(會所)功能,青年人透過會所的勞務訓練、倫理教育,整合部落社會規訓、發揮團體意義,讓年輕人步出會所即自然成為社會的一份子。未來經營的方式,希望透過在地人帶路旅行,讓工作站成為部落青年勞動與分享的平台,創造交流與傳承;並有傳統知識及部落生活智慧的課程設計,如:在地故事自己說、培訓小小導覽員、沙發客來上課,這些都是許多學校不會教的事。這裡就是一個真實的夢想基地,共同生活的青年人可以把想法“做”出來,讓在地人從這裡帶領人們出發,深入看見更真實的部落文化之美。
 
2019年09月03日 部落文史自提課程成果-太麻里溪流域排灣族歌謠傳唱-paukuz結親、年祭系列歌謠
sinapayan青年工作站
位於金峰鄉正興村的sinapayan青年工作站,一開始發想的概念,是因為村莊裡缺乏一個共同的青年聚會空間,身為介達部落vusam的高國曦發現部落年祭時,部落青年都只能在頭目家前空地集合。她與sinapayan的青年們,希望為部落更多的年輕人打造一個聚會的空間;一個可以象徵排灣部落青年會所(cakal)意義的重要空間。因為:「我們想要空間聚在一起」,決定由她代表提案,把握計畫資源的機會,讓未完的夢得以繼續下去⋯⋯
夢想說明
當她提出想要蓋青年聚會空間時,部落的長輩起先並不支持;主要的原因,是選定的據點位置不如傳統部落的會所位置,男子會所應位於部落內部,若在部落外緣反而像是部落的休息站。他們於是開始重新思考這個會所的定位。作為一個部落「現代的會所」,在部落的外圍反而可以試著創造一種「部落客廳」的氛圍,將是部落青年男女聚會的場地,突破男子會所的性別禁忌,也能發展在地部落的深度文化體驗、旅遊功能,而開始往青年工作站的方向邁進。
 
這樣的空間,是部落的重要入口;把部落當作一個家的空間來說,這個工作站就是「玄關」,甚至是「接待、吿知祖靈」、「去除不潔的重要通道口」,對外同時是部落導覽的起點,讓初到此地的外地人,能對部落有初步的認識。當初只有蓋到鋼骨結構,不論部落內外的人經過這裡,總是充滿好奇,完全無法想像這是在蓋什麼;透過山海部落新美學計畫的銜接,今年完成了涼台與涼棚的設計、竹的外牆,未來透過人與空間的互動,持續打造更完善的空間功能活動區域。
 
設計美學的指引 空間定位的思考
部落文化很重視傳統倫理,他們為了興建部落的現代會所,做了很多溝通方面的努力。山海部落新美學計畫與設計師,像朋友一樣陪伴他們學到很多觀念,幫助他們為空間重新定位,空地上蓋到一半的建物,也順利轉型為更具體的青年工作站空間。對部落內部而言,這裡是青年文化學習的地方;部落外界則可視之為接待驛站;對整個部落來說,這裡更是文化教育傳承的空間,成為部落族人心裡面認同的cacaval。所謂的cacaval,在排灣族傳統意義上,是進入部落前休憩的地方,不論是精神上的或是身體上的準備,讓人以一種更完整的身心狀態回到部落,或是去到別人的部落。
 
支持與分享 築夢與溝通
青年工作站有taqetaq(涼台)空間,那是以往家屋前常見的建物,四邊沒有圍牆,並一定有張竹床,開放性的形式是一種邀約與交流的姿態,像是傳統部落社會裡面人們互相支持跟分享的概念;兼具cakal(會所)功能,青年人透過會所的勞務訓練、倫理教育,整合部落社會規訓、發揮團體意義,讓年輕人步出會所即自然成為社會的一份子。未來經營的方式,希望透過在地人帶路旅行,讓工作站成為部落青年勞動與分享的平台,創造交流與傳承;並有傳統知識及部落生活智慧的課程設計,如:在地故事自己說、培訓小小導覽員、沙發客來上課,這些都是許多學校不會教的事。這裡就是一個真實的夢想基地,共同生活的青年人可以把想法“做”出來,讓在地人從這裡帶領人們出發,深入看見更真實的部落文化之美。
 
部落文史自提課程成果-太麻里溪流域排灣族歌謠傳唱-paukuz結親、年祭系列歌謠